欢迎访问安徽省蚌埠市银行业协会!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 会员动态

土茶与黄烟

时间:2019年11月18日    浏览量:229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 【关闭窗口】

茶是地地道道的土茶,土品种,用土方法炒制,叶大梗粗,其貌不扬,装在一个黑黢黢的旧铁皮筒中,像生活在山村里的祖辈一样,土里土气的,城里人甚至可以用鄙视的语气来形容:土得掉渣。烟是那种像大叶芥菜一样,在自家菜园地里栽种的杆高叶肥的老黄烟,是祖辈传下来的土种子,用牛栏猪圈、鸡舍鹅篷里的农家肥和灶台里的草木灰施肥,不用专门打药锄草,任其肆意生长。

我的家乡山清水秀,云雾缭绕,产好茶,取名曰:翠兰,像翡翠一样绿,像兰花一样香,像村姑一样淳朴矜持。节气是茶叶品质优劣的分水岭,清明前采摘的为上品,谷雨后次之,立夏后采摘的为下品。

山村土地贫瘠,山多地少,粮食产量低,世世代代从土里刨食,收入微薄,尝遍生活艰辛的祖辈沿袭着勤俭节约的家风,每年茶收季节,大都把谷雨前采摘的好茶卖了贴补家用,偶尔也留几两好茶,藏在衣柜里,平时舍不得喝,只有贵客登门或家有喜事才拿出来,在泡茶的时候,往茶碗中加一小块冰糖,就可以喝到甘苦交融,别有一番滋味的冰糖松罗茶了,这是乡村农家主人待客的最高礼遇。

夏去秋来,等到村口那棵百年桂花的飘香开始慢慢变淡的时候,人们把渐渐凋落的桂花收集起来,晾晒,放到茶叶筒中,与土茶混合,既有茶的浓郁,又有桂花的馨香,制成了清香四溢的桂花茶。我已有好多年都没有喝上那富含泥土气息和桂花芳香的桂花茶了。

农家平常饮用的都是立夏后采摘的夏茶,夏茶产量高,易于采摘,品相不好,卖价低廉,但炒制简单,茶汁浓酽,后劲十足,特别耐泡,非常适合常年在山里劳作的人们饮用,既能止渴消暑,又能醒脑解乏,是山里人的精神寄托和力量源泉。

茶和烟就像一对孪生的兄妹,茶离不开烟,烟也离不开茶,形影不离,亲密无间。祖父健在的时候,每遇左邻右舍从山地里劳作归来,或十里八乡的老亲旧眷,路过我家门前时,他总是拖着长长的语调,高亢地喊道:进来坐哈子撒,忙么事唉,喝茶吃烟……。老规矩,白瓷蓝边的茶碗,倒得几乎要溢出来的一碗滚烫的土茶,连贯性地从小烟袋里捏一撮黄烟丝,随手把烟筒递了过去,吃吃我的哎,哪来的话,还吃你的……”土茶氤氲,烟气升腾,点燃的烟丝在烟窝里忽明忽灭,发出吱、吱的响声,家长里短,谈稼论穑,计丰算歉,量晴较雨,堂屋里弥漫着一股辛辣呛人的烟雾和淳朴的乡音乡情,久久不能散去。

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手艺人——烟匠。十几岁就跟随二爹挑一副油腻腻的烟架子,走街串巷,挨门逐户给农家制作黄烟,赚取微薄的工钱养家糊口。提及自己吸烟的缘由,母亲总有怨言,并告诫我们以后不要吸烟。母亲原本是不吸烟的,自从与父亲结婚后,鉴于当时父亲职业需要,并在祖父的再三鼓动下,母亲也开始吸黄烟了,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烟瘾越来越来,曾多次下定决心戒烟,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当廉价劣质卷烟开始出现在村部代销商店货架上的时候,父亲的烟匠手艺活儿就开始慢慢走下坡路了,找父亲制作黄烟的雇主就越来越少了。最后,父亲干脆卖掉了烟架子,又重新回到了土地中间,成为了侍弄庄稼的好把式,但是土茶和黄烟仍然是他最亲密的伙伴,每每从田地里劳作归来,总习惯性地坐在堂屋正上方的板凳上,左手握着旱烟袋,右手端着一碗茶,双眼微眯,一副知足而坦然的样子,或许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人生的喜怒哀乐都在土茶的苦尽回甘和黄烟的吞云吐雾中得到了释然。

父亲是个要强的人,遇事从不轻易向别人低头,但为了一家五口人的生活,修过水库、做过烟匠、当过生产队长、开过小商店、摆过肉案、收过废品、做过食堂土厨师、在小煤窑挖过煤、打过零工,每一次从事行业的转变和为生活折腰,对于脾气耿直而倔强的父亲而言,直到现在我都很难想象他当时内心的纠结和无奈,甚至还有愤恨。提及过往,父亲显得很平静,依旧很自然地呷一口茶,吸一烟,淡淡地说: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茶泡着泡着就淡了,烟吸着吸着就散了……”

人生如茶,岁月如烟。

网站首页 | 协会简介 | 协会动态 | 会员单位 | 网上投诉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4 安徽省蚌埠市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蚌埠市中荣街155号